聯系我們| 收藏本站| 在線留言 歡迎光臨西安綠森環保環保科技有限公司網站!

    綠森環保

    1工業廢氣處理系統設計\制作\安裝一條龍服務

    全國服務熱線:18792968727

    熱搜關鍵詞: 工業粉塵處理 有機廢氣處理 酸堿廢氣處理 廢氣處理方案 VOC處理方案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資訊 » “蘭炭”行業污染嚴重,産生過程,行業改革任務艱巨。

    “蘭炭”行業污染嚴重,産生過程,行業改革任務艱巨。

    返回列表 浏覽:1092 發布日期:2022-05-07 10:23:01

    蘭炭的“前世今生”

    蘭炭是什麼?蘭炭又稱半焦、焦粉,是榆林煤炭行業中的重要一員。侏羅紀煤田是榆林的主力煤田。蘭炭就是一種利用侏羅紀精煤低溫幹餾生産的碳素材料,主要用于化工、冶煉等行業。可以說,蘭炭行業的誕生和發展極具地方特色。

    蘭炭行業在榆林起步于20世紀80年代。榆林市府谷縣原縣委書記李新功說:“府谷是一個典型的資源富集型城市,是榆林市的經濟大縣。作為一個産煤大縣,過去我們缺乏發展創新理念,因此經營模式非常粗放,就是采煤、賣煤,不做任何加工,後來在縣委、政府的領導下,我們開始逐步走上了一條煤炭粗加工路線,而蘭炭産業就此誕生。”

    但當時受技術條件的限制,人們使用的是一種完全靠人工操作控制的土法煉焦,即原煤就地燃燒,然後用水澆滅,制成蘭炭。

    “這種土法煉焦一定程度上緩解了當時煤炭滞銷的局面,但是由于工藝簡單、完全靠人工判斷控制火候,導緻生産出來的焦粉質量并不穩定,而且附屬産品煤氣和煤焦油随意排放,造成了嚴重的資源浪費和環境污染。”李新功說。

    一位煤化有限公司的老闆回憶起20多年前從外地來到榆林從事蘭炭生産時的情景,依然印象深刻:“剛來的時候這裡還沒有建起炭化爐,我們就推開一塊地,把煤放成一溜兒,攏上火,用土法煉。”“村村點火,戶戶冒煙”,就是對當時場景的形象描述。那時的榆林也被人們稱為“黑三角”。

    此後,榆林蘭炭行業逐漸從“土法煉焦”走向“機制蘭炭”,産能也迅速擴張。但由于缺少規劃,這個行業帶有規模較小、工藝落後、布局分散的“先天不足”。當地人形容其為“草根産業”。

    蘭炭行業發展之“痛”

    談到蘭炭行業發展之“痛”,督察組人員告訴記者:“首先是資源浪費之痛。每生産一噸蘭炭需要消耗1.6噸原煤,比先進水平多0.3噸煤。如果所有蘭炭企業達到先進水平,全市每年就會節省約1000萬噸煤。此外,每生産一噸蘭炭會産生500立方米至900立方米荒煤氣。榆林市蘭炭行業每年産生約270億立方米的荒煤氣,其中有22%的氫氣和價值可觀的化産組分,但絕大多數企業沒有建設荒煤氣淨化工段和氫氣解析裝置,全部荒煤氣隻是作為燃料燒掉,既不經濟,也不環保。”

    其次是污染之痛。“蘭炭生産過程中會産生大量酚氨廢水,其化學需氧量和氨氮濃度分别超過3萬毫克/升和3千毫克/升,污染物含量高。僅榆林神木市蘭炭企業的酚氨廢水年産生量就高達300萬噸,全市處理能力嚴重不足。部分酚氨廢水被用于熄焦,水污染物氣化後進入大氣環境。同時,蘭炭企業還是榆林市的VOCs排放大戶。榆林市蘭炭行業VOCs排放量約占全市VOCs排放總量的22%,是當地大氣臭氧濃度升高的主要誘因。”

    圖為2021年12月11日,督察組使用無人機拍攝的畫面。榆林市榆陽區瑞森煤化工公司炭化爐煙氣逸散嚴重。

    可見,蘭炭生産能耗強度高、污染物排放量大,是典型的“兩高”行業。梳理“十四五”開局之年黨中央、國務院的決策部署及相關部門的指導意見,可以發現,遏制“兩高”項目盲目發展的信号在持續釋放。

    3月,《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标綱要》提出,堅決遏制高耗能、高排放項目盲目發展,推動綠色轉型實現積極發展。

    4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就新形勢下加強我國生态文明建設進行第二十九次集體學習。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主持學習時強調,不符合要求的高耗能、高排放項目要堅決拿下來。

    5月,生态環境部印發《關于加強高耗能、高排放建設項目生态環境源頭防控的指導意見》,提出明确的管理要求。

    8月,發展改革委印發《2021年上半年各地區能耗雙控目标完成情況晴雨表》,指出各地要“對上半年嚴峻的節能形勢保持高度警醒,采取有力措施,确保完成全年能耗雙控目标特别是能耗強度降低目标任務”。

    10月,國務院印發《2030年前碳達峰行動方案》,指出實施工業領域碳達峰行動中,堅決遏制“兩高”項目盲目發展。

    同樣是10月,生态環境部、發展改革委、工業和信息化部等聯合印發《2021-2022年秋冬季大氣污染綜合治理攻堅方案》,将“堅決遏制‘兩高’項目盲目發展”放在“主要任務”之首。

    這足以說明,對于帶有“兩高屬性”的蘭炭行業而言,升級改造、轉型發展成為必然選擇。

    榆林交出了怎樣的答卷?

    扣分項一:淘汰落後産能不力,相關要求遲到9年。奈何?

    督察指出,國家産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明确,單爐産能7.5萬噸以下的蘭炭生産裝置應于2012年底前淘汰。榆林市直至2019年才提出淘汰要求,2021年才開展實質性工作,比國家要求時限推遲9年。

    不僅如此,榆林市淘汰落後蘭炭産能還打折扣、搞變通。“部分企業把應予淘汰的小炭化爐‘包裝’成看似産能‘合格’的炭化爐,想要以此蒙混過關,逃避關停淘汰。”

    扣分項二:對違規生産的企業“開綠燈”一路放行。執政者的權力豈是這樣用的?

    圖為2021年11月5日,督察組前期暗查發現,神木市恒源投資集團煤化工公司蘭炭技改項目未取得節能審查意見即違法開工建設。

    榆林市在盲目上馬“兩高”項目方面有較強沖動,相關部門對未批先建等行為不能及時“踩刹車”。如神木市是榆林蘭炭産能比較集中的地區。督察發現,該市沒有嚴格落實節能審查要求。2020年以來共有18個蘭炭技改項目未取得節能審查意見即違法開工建設。2021年4月以後,當地有關部門對其中10個項目進行備案,未及時叫停違法開工建設行為。神木市備案的27個蘭炭項目中,有21個不符合國家産業政策準入條件。

    扣分項三:80%的企業廢水處理設施“應建未建”。誰之過?

    榆林市蘭炭行業升級改造方案要求,2020年底全市所有蘭炭企業必須建成生産廢水處理設施,蘭炭集聚區建成廢水集中處理設施。但督察發現,不僅蘭炭集聚區廢水集中處理設施沒有建成,納入升級改造方案的82家蘭炭企業中,超過80%沒有建成廢水處理設施,大量酚氨廢水被違規處置。

    “你看,督察進駐時,這個園區的廢水集中處理設施僅完成部分基礎設施建設。”指着無人機拍攝的畫面,督察組成員告訴記者,神木市蘭炭産業特色園區檸條塔片區由于廢水集中處理能力嚴重不足,園區内11家蘭炭企業将多達數萬噸未經處理的酚氨廢水臨時貯存在廠内,部分酚氨廢水甚至被違規用于熄焦,造成污染物大量逸散,環境風險突出。僅2020—2021年,該園區企業因環境違法問題被地方有關部門行政處罰達20次。

    圖為2021年12月11日,督察組使用無人機拍攝的畫面。神木市蘭炭産業特色園區檸條塔片區廢水集中處理設施僅完成部分基礎建設。

    督察組人員告訴記者:“出現這些問題的根源在于,個别地方和一些部門對習近平總書記視察榆林時的講話精神學習領會還不到位,推動蘭炭行業轉型升級的緊迫性、主動性還不夠強,改革攻堅、自我革命、破解難題的勇氣不足。”

    告别“野蠻生長”的時候到了,“轉舵”已是迫在眉睫

    在深入當地了解情況的過程中,榆林相關部門負責人的一些話讓記者難忘。

    “我們對蘭炭這個行業感情很深,就像是自己的孩子。”言外之意是,當地的發展離不開這個行業的支撐,當地很多人的生活甚至記憶也和這個行業交織在一起。

    對于一個“生于斯,長于斯”的行業有這樣的情感,可以理解。但正因為是“自己的孩子”,讓其走高質量發展的心情不應該更迫切嗎?

    此外,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當地一些蘭炭企業主對督察組的到來感到非常緊張,認為這對他們來說是“生死攸關”的大事。其中的原因不難理解,但卻暗含着一種深深的誤解,認為督察組的“殺伐決斷”決定着這個行業的命運。

    但事實是,督察組并不是來“找茬”的,而是來幫助蘭炭行業發現問題、解決問題,從而更好地發展下去的。

    督察組人員語重心長地告訴記者:“蘭炭是榆林傳統煤化工産業發展的第一步,也是目前榆林煤化工的主體形式。這個行業的存在對當地來說,有着重要意義。但是由于行業整體發展水平低,大家都是‘小蘿蔔頭’,不能做大做強,導緻出現了一種‘大家都想活,但都吃不飽、活不好’的局面。如果不能甩掉包袱,下決心進行産能整合,那整個行業最終可能沒有出路。”一位“老督察”反複提醒記者,對榆林蘭炭行業要“辯證”地看。

    但可惜的是,榆林相關部門負責人、部分蘭炭企業主似乎還沒有清醒認識到這個行業在“野蠻生長”過程中留下的沉疴積弊,沒有意識到轉型已是迫在眉睫,沒有意識到真正關乎生死的不是督察組是否對相關問題“亮劍”,而是整個行業是否能夠按照節能減排、綠色低碳的發展方向,立足實情、控制總量、兜住底線,通過轉型升級實現高質量發展。

    相關人士應該緊張的是榆林的現實:一邊對淘汰落後産能消極應對,一邊對盲目上馬蘭炭項目“熱情不減”。

    “這些違法違規行為導緻整個行業不斷地在原地低水平重複,不能形成發展循環經濟的規模。”記者從一名督察組成員的話語中感受到一種“恨鐵不成鋼”的無奈和期待。“如果将分散的産能整合起來,既符合産業政策,也有助于企業做強做大。”

    據悉,2020年,榆林蘭炭産能已經超過7400萬噸,但實際産量隻有3500萬噸。産能過剩的問題赤裸裸地擺在眼前。“在這種情況下,唯有狠下心來,甩掉落後産能的包袱,解決小企業‘遍地開花’的問題,才能推動蘭炭行業‘騰籠換鳥’,踏上高質量發展之路。”督察組成員說。

    環境治理工作任重道遠,道阻且長,需要一步一個腳印,堅定落實下去。

    色妹妹影院